顾云程,字白苏,色胭脂红,味若桂酒,笔名云书。


“此夜胭脂香溢漫,此生只余残酒寂。”


清新脱俗小流氓一名,望高抬贵手,别打。

【太芥】葬妓(1)

*文豪野犬太宰治X芥川龙之介

*轻微路人车

*性转注意  


  流水哗哗响着,枫叶娑娑飘着。

  太宰治子的金色发簪蜂蝶嬉舞,两腮扑上闪亮的胭脂,唇上抹成艳红;身着红色长和服,木屐踩在地板上;步伐稳重,笑靥如花。

  酒气、腥气,钻进鼻间,透入肺里,太宰眯缝着眼,看着眼前的男人。他身边的是一个半晌不说话的“哑巴”女孩,一双死若潭水的眼眸,嘴唇惨白,几根黑发黏在了脸颊,身上穿着称不上衣物的破烂,浑身苍白的几乎透明,手脚都有深深浅浅的淤青。

  “太宰小姐,你别看这孩子这样,认真打扮起来可是很好看的。介子,你说话呀!”男人那唾沫星子到处乱飞乱扬,喷在太宰和芥川的脸上。

  鸟儿嘶哑嗓子,奋力叫着,似是绝望者的沙哑哭泣。

  鸣叫带走了芥川的思想,倏地,她才反应过来。但她没有去看父亲,只是抬起头看着太宰,开口时声音极小:“……说什么?”

  “什么都可以,你会什么就说什么呀!”

  “不必了。介子我们收下,您明天来拿钱。”太宰蹙起眉头,眼里全是对那男人的鄙夷之情,莫不想那人根本觉不着这厌恶感,依旧笑嘻嘻地说着女儿好话,笑容尖锐的像把刀子。太宰听不下去,便让耳朵长在芥川身上。

  她说:“今年几岁?”

  “15。”  

  “上过学吗?”

  “会认字,没学上。”

  “会认字就行了。等会你跟我来,我帮你把这身破烂换掉,再把你洗洗干净……知道这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芥川点头,把头别过去。太宰顺着看。就看见有一间房的窗户根本没掩上,油水般昏黄的灯光散下去,红帘子也是薄的透明,连吸烟时冉冉升起的烟雾都能看出幽幽弧线,女端泉水男痛饮,无需靠近,就能想想那时欢悦的娇声、粗鲁的低吼融在一起的声音。

  太宰气地牙痒痒,恨不得把里面俩位都给咬死,但她只是攥着芥川那纤细苍白的手指,路上愤愤不平地嘟囔着:“别看,别看。以后有的是机会呢。别看……”芥川垂下脑袋,太宰把她带进,抱上硬邦邦的床,阳光透进了白窗纸,照在那两条瘦瘦的腿上。

  沉默摩挲着太宰的心房,她刚想起身给芥川拿衣服去,就被芥川死死抱住,一个不小心就跌在的床上,吃痛地叫出一声。

  “父亲呢?父亲呢?父亲怎么办?他会饿死的!”芥川紧抓太宰不放,身躯都压在太宰身上,眼角发红,声音颤抖,“母亲告诉我——”芥川合上双眼,“父亲不能死在别人手里,即便是饿死,也必须在咽气的一刹那给掐住父亲的脖子……”

  太宰推开芥川,在一团衣服里翻出一件与她身上相似的红和服,扯掉芥川的衣服就套上,但语气却轻缓温柔:“等你死的时候你父亲也在呢。”

  她抱住芥川,用手指划开芥川脸上黏着的几根发丝。

  总算有点女人样了,她想。


 
评论
热度(35)
© 陌上云程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