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云程,字白苏,色胭脂红,味若桂酒,笔名云书。


“此夜胭脂香溢漫,此生只余残酒寂。”


清新脱俗小流氓一名,望高抬贵手,别打。

我能怎么办啊,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。

春葬:

  主题:MAD HEAD LOVE - 米津玄师 

  文/莫也: @残酒歌 

  她笑了一声,飘飘然然地荡在我耳际。

  看着她那红艳花儿似的微笑,我只觉得寒意让我直打颤,头颅和脖子用肌肉连起来的地方此时毫无知觉,空凉凉的,仿佛已然掉下。窗外阳光灿灿,孩童一齐唱着歌曲,童音是甘甜的糖果,却裹着绿色的毒液。

  我忍着肌肉被拉扯的疼痛,试图从锁链的禁锢中挣扎出来,她摇了摇头。漂亮的脸在我面前放大,我错乱的呼吸被她听得一清二楚,我感到腹部传来温热和疼痛,猛地大叫一声,腹部早已被匕首穿透。

  “我……”她别过眼睛,“我爱你。”她说。

  “请别恨我,亲爱的。疯子给予花儿水源的同时,荆棘和绿叶也会沾上这点光荣,可您浇得太多了,于是我们就疯狂生长。我真是爱您,亲爱的。请原谅我这卑微的叶子吧,我本应该啃食您身边的尘土,可那太少了,所以——”她凑近来,像是野兽嗅着捕捉到的猎物一样,“请让我吃了您吧!我想体验饱腹的滋味。我想吸吮您那泉水般的血液,咀嚼您那蚕丝似的皮肤与肌肉,让您的骨头把我的胃给穿透,让我同您死在一起吧!”

  她跪下了膝盖,几乎哀求的看着我,可我却从那布满了泪水的眼里看到一丝庆幸,我又气又怒,下颚猛动,牙齿险些咬断舌头,但我的话语却清晰极了,清晰到可笑:“可以!可以!当然可以,你这卑贱下流的女人,我允许你。但你记住,当你把我吞入腹中的一刻,你将在永恒的饥饿和无爱的灵魂中饱受折磨。魔鬼也会唾弃你,神明会举起他那闪亮亮的剑,把你捅死千万次!”

  她的脸上蒙上小小的红晕,张开嘴来,露出白白的牙齿,一点一点把我的脖子咬出血来,慢慢悠悠地扒开我的皮肤。

 
/
 
/ 转载自:春葬
评论
热度(28)
  1. 陌上云程春葬 转载了此文字
© 陌上云程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