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云程,字白苏,色胭脂红,味若桂酒,笔名云书。


“此夜胭脂香溢漫,此生只余残酒寂。”


清新脱俗小流氓一名,望高抬贵手,别打。

【菲陀】无星之夜

*文豪野犬菲茨杰拉德X陀思妥耶夫斯基。

*就是一个普通试水。

*ooc注意。  

*双方设定为大学生。

  

  菲茨杰拉德用叉子刮开蛋糕上的奶油,递到陀思妥耶夫斯基面前,他嘟囔一声,在奶油上舔了一口。菲茨杰拉德对他嘿嘿一笑,说着:“不甜,对吧?”陀思妥耶夫斯基点了点头头,从菲茨杰拉德的手中拿走叉子,将蛋糕切成一小块,放进嘴里。

  “你带我来吃蛋糕,想干什么?”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笑声很轻,像片羽毛落在菲茨杰拉德的耳边。

  “补偿之前没有给你的生日礼物。况且你的周日时间又不是用来睡觉的,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一起出来?”

  “谁说的?”

  “我看见的,你在放假的时候什么时候多睡过一分钟?”

  “那你说我在周日干什么?”陀思妥耶夫斯基舔了舔嘴唇,菲茨杰拉德向盘子看了一眼,蛋糕早就没了,连一点奶油都不剩。

  “发呆。”

  “发什么呆?”

  “发我的呆。”

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一边笑一边推了菲茨杰拉德一把,笑了一会儿就拉起菲茨杰拉德的手往外走。菲茨杰拉德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做,又激动又怀疑地跟紧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脚步,问他想把自己带到哪里去。我家。陀思妥耶夫斯基说。刚开始菲茨杰拉德还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,可陀思妥耶夫斯基就是不理他,他就停下来了,左顾右盼,好记住陀思妥耶夫斯基住在哪里。

  雪落在了菲茨杰拉德的肩头,抬头一看,街上早已一片雪亮的白。

  路上走着各色的人物,有时乞丐与富人也一起同行,妓女和大学生抱在一起,说着腻人的情话。可不看还好,越看就越感到莫名其妙,一路走下来,都感到莫名的熟悉,直到最后到了陀思妥耶夫斯基的“家”,他才恍然大悟。

  “这不是我家?”陀思妥耶夫斯基没理他。“你难不成想抢了我的家?”陀思妥耶夫斯基还是往前走。“我的家只能住我未来的妻子。”陀思妥耶夫斯基转过头,略带鄙夷地看了菲茨杰拉德一眼。陀思妥耶夫斯基对菲茨杰拉德伸出手,说:“钥匙。”虽然嘴上说着不愿意,但菲茨杰拉德还是乖巧地把钥匙给了陀思妥耶夫斯基。

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一路走上了楼,走进菲茨杰拉德的房间,语气悠闲地说:“今晚我要住你家,我睡房间,你随意。”  

  “那我也睡房间。”

  “那你睡地板。”

  “不可能,我睡床……你和我一起睡。”

  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表情极其复杂,他皱了皱眉,心里盘算着在晚上菲茨杰拉德一睡着他就把他给踹到床底下去,然后用被子闷死他。

  可是结果和陀思妥耶夫斯基想的完全不一样。

  也许是被子十分柔软暖和的原因,陀思妥耶夫斯基这次睡着得很早,冰凉细腻的黑发被压在脸下,睫毛蒙在紫灰色的眼睛上,嘴唇张开微微呼吸着。菲茨杰拉德才发现他睡着的时候像小孩子。

  他打了一个呵欠,轻声说了一句晚安。

 
评论
热度(19)
© 陌上云程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