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云程,字白苏,色胭脂红,味若桂酒,笔名云书。


“此夜胭脂香溢漫,此生只余残酒寂。”


清新脱俗小流氓一名,望高抬贵手,别打。

文彦

我儿子!看到没有!我儿子棒棒!

春葬:

主题:原创人物

文:莫也  @残酒歌 -莫也 

  我从街上捡了个乞丐回家。

  都是低贱的人,佣人和乞丐,都是用手来谋生的,可这有钱人家的佣人偏偏觉得自己高人一等,我不在的时候就对那乞丐又打又踢,又辱又骂。我当然知道,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总不能为了一个乞丐就去骂人。

  我为什么要捡这个乞丐回家,原因倒是简单:这乞丐生得好看。

  他头发略长,在颈子与下巴交接的地方;乌黑细长的睫毛盖在深棕色的眼睛上,那眸子总是半眯着的,看人的眼神也显得朦朦胧胧,像条细绳牵着人心;鼻梁直挺,架着少爷送他的金框眼镜;有一颗虎牙,在右侧,一笑起来,嘴一张开,最先看到的就是那颗可爱的尖牙齿;乞丐的皮肤也是又白又滑,像是摸着奶白色的丝绸。

  我走在街上的时候,正神气着呢,一抬眼就看见一个漂亮的人站在面前,哪能不乐?乞丐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,刚迈出步子想绕开我,就被我拉了回去,塞了一大把的钱。乞丐吓了一跳,往后退了好几步。

  “钱也不要,你难道不是叫花子?”

  “要是要啊……”那乞丐迟疑了一下,看着我的眼睛,“您这么阔,怎么就偏偏看上我了?”

  “你看吧,果然不乐意。”我对身边的人说,笑了一下,向乞丐伸了手,“把钱还我吧。”

  这话一出,周围就有人凑近过来看了,一个出手阔绰的少爷向乞丐要钱,新鲜事!乞丐啪地一声就把钱给了少爷,跑走了。乞丐一路跑着,我就一路追他。估计是没跑过步的人,一会儿就没了力气,停下来呼哧呼哧地喘气。我站在他面前,摆出一副正经的样子,说:“你要不要到我家去,当做事的?”乞丐一脸怀疑地看着我。“你不去也得去,听到没有。”

  他别过脸,应是思考着,突然装过头来,笑嘻嘻地说:“好!”于是我去问他的名字,他摇头说不知道,只告诉我他姓周。我想给他想个名字,可脑袋空空,什么都想不出来。索性把自己上学时喜欢的女生名字安在他的名字上,我告诉他,他叫周文彦,他问我什么意思,我随口一说:“将来要嫁人的意思。”这不说还好,一说就麻烦了。不管是谁叫他“文彦”这两个字,他就气呼呼地转身就走。

  有一天他过来找我,说:“我想好了,你叫我‘周黎昕’。我名字就是周黎昕。”

  “哟?谁帮你想的啊?”

  “谁都没有!我自己。”

  原来他是识字的,翻我书的时候看到这两个字,就凑在一起了。文彦自己也读了好几次,觉得还不错,就告诉我。

  文彦长大了也是不高不矮,人偏瘦的。那时我已经喜欢上了薛家的小姐薛泽怡,已无心去管文彦了,满门心思只想着讨薛小姐的欢心,送花送玉送酒,哪一样都是精挑细选的,可薛小姐就是不喜欢。就当我想放弃的时候,薛小姐突然找上我,与我约在一家餐厅见面。不知她给我灌的是什么酒,我昏昏地被她引上了床,昏昏地睡着了。

  冰凉的水打在我脸上,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看见薛小姐穿着漂亮的红裙,一巴掌拍到我脸上,说:“看到没?你丑死了。”她把衣服丢到我身上,我才发现,我是赤着身体的。

  那时候是半夜,周围都是寂静的,我跑回家时,只有文彦还哆哆嗦嗦地冻着,等我。我那时喝了酒,又是怒火攻心,一把拽住文彦的头发,把他往房间里拖,摔到床上。文彦哭了,可是非常小声,怕人听见,用微弱的声音向我求饶,可我一句都听不进去,继续做自己的动作,把文彦狠狠钉在床上。第二天醒来,他们就告诉我文彦不见了。我是怕文彦死在大街上,可我不敢去找他,怎么去看他的脸,于是挥了挥手,对他们说:“吃我的喝我的,养活自己了就走,白眼狼!不知好歹!他妈的,乞丐就是乞丐,没良心的!”我是一边哭一边骂的。

  再见文彦的时候,他已经穿着军服,踏着长靴了。文彦依旧是好看的,可是眼神淡漠了许多,那颗小小的虎牙已经不能用可爱来形容了,现在那颗牙齿不是用来笑了,而是在杀人时,那是用来咬脖子的。

  他对我阴森森地笑了一声,随即用脚踹向我的肚子,我感到胃里一阵恶心,吐出了红红的液体和胃酸。他看着我这么狼狈,却笑不出来了,又像小时候一样哭出来:“你要是没做就好了……你要是没做就好了……我真的好冷啊……”他说的断断续续的,泪水不断涌出来,这是我第二次看到文彦哭。

  我用手摸了摸他的头,挤出笑容。“黎昕。把钱还我吧。”

  他钻进我的怀里,使劲地哭。“文彦……文彦……”“黎昕”慢慢读着这个名字,“还是文彦好。”

  他冲我笑了一下,但泪水还在流。

  “还是文彦好。”

  我的耳边响起了枪声,我没法抬头看文彦了,只是沙哑着嗓子读出那个名字。

  文彦。

----------

莫也想说几句话:

感谢你看到这里。一直想写的故事,可能有点俗套了但我写的很爽啊!另外,把这个故事的结局当成HE和BE的两种感受是不一样的,看你怎么看啦!文彦是个好孩子。“我”和薛小姐都不是坏人。

 
/ 转载自:春葬
评论
热度(22)
  1. 陌上云程春葬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我儿子!看到没有!我儿子棒棒!
© 陌上云程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