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云程,字白苏,色胭脂红,味若桂酒,笔名云书。


“此夜胭脂香溢漫,此生只余残酒寂。”


清新脱俗小流氓一名,望高抬贵手,别打。

闻安乐 中

*记住这块糖,以后没有这么大块的了……

*按照现在的创作来看,颜值排名是:李嘉文=周文彦>王展鸿>陈远=魏安乐>张卫安。张团长不丑,他只是有点黑,半夜起来涂……没有。

*不要信↑标题。李以为魏小弟是正攻吗?嘻嘻嘻。  

  李嘉文睡着时,神情平和放松,嘴角轻轻勾起一点弧度,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。他的嘴唇软而薄,带着点儿中药的苦涩滋味。魏安乐脸红透着,没敢继续深入,小鼠似的逃走了。

 他靠在墙上,舔了舔嘴,苦苦的,是李嘉文的味道。

  他呆站了许久,总算恢复了平静。

  李嘉文换了一身西服,腰部勾出一条细而优美的弧线。他冷着脸,魏安乐看见他紧闭的嘴唇,脸猛的一红,快步逃走了。

  李嘉文以为是之前自己说的话太过分,惹魏安乐不高兴了,心有愧疚。他告诉厨师烤些奶油蛋糕,晚饭过后送到他的房里去。

  晚饭时李明潭喝了两杯烈酒,他酒量小,醉酒时爱说胡话。

  他说话的语气和声音接近吼:“嘉文今年十九岁了,嗝儿,怎么还不嫁人!”

  周文彦坐在李辰安旁边,小声地问:“大少爷,老爷怎么啦?”  

  李辰安拍拍周文彦的脑袋,笑而不语,意思就是:吃你的饭,他是糊涂蛋。周文彦吐了吐舌头,低头吃牛肉。

  李明潭又吼道:“安乐,你是不是不行啊?”

  魏安乐委屈死了,李嘉文也好不到哪里去,魏李二人目光对视,一齐起身道:“我吃好了。”

  李明潭哼了一声:“哼,这么着急走,跟入洞房一样。”魏清忍无可忍地捂住李明潭的嘴,和李太太齐心协力把他塞进了房间里。

  周文彦和李辰安是最后走的,因为周文彦想多吃几块牛肉,李辰安怕他撑坏了肚子,带着他出去散步了。

  李嘉文拿起一块蛋糕,奶油包在面包的中间,味道甜腻柔滑,蛋糕是温热的,很新鲜。他的嘴有些小,但喜欢大口吃东西,把嘴里撑满,再咽下去,让他吃起东西来像小孩子嘟着嘴一样。

  他吃了一嘴的奶油,魏安乐只是看着,不知道李嘉文要干什么。

  李嘉文吃了一嘴的奶油,却没发现。

  魏安乐轻声道:“嘉文哥,你嘴边有奶油。”

  李嘉文皱了一下眉,手指在嘴边划了一圈,还是没碰到奶油,他问:“在哪里呢?”

  魏安乐拿出手帕,帮李嘉文把嘴擦干净。他突然反应过来,这动作太暧昧,脸又红起来。

  李嘉文倒不在意,说:“好了吗?谢谢。”

  魏安乐看他这副悠然自得的样子,放松了一些,李嘉文白瘦的手放在他面前,拿着一块奶油蛋糕。他又愣住了。

  李嘉文很别扭地说道:“唔唔……你吃吧。”

  他在该害羞的时候不害羞,不该害羞的反而别扭。魏安乐觉得李嘉文很可爱,大口地吃起蛋糕来。

  窗户是开着的,星星照常抛了媚眼,风吹来暖暖的风。他望着窗外,又望向李嘉文,很幸福的笑了。

  李嘉文打了个呵欠,眼角有点红。魏安乐说:“嘉文哥,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。”

  李嘉文点点头,把外套脱下,解开衬衫的扣子,胸膛单薄,腰线极其细,皮肤苍白细腻,月亮照在上面,有些透明的感觉,从上到下都是极美的。

  魏安乐捂住眼睛慌乱地叫道:“嘉文哥!”

  李嘉文很疑惑,两个大男人,有什么好害羞害臊的呢?他不解地往自己身上看了一眼,好像明白了——是因为自己长得好看!他很得意,但因为自己光着身子很冷,就快速地穿上了睡衣,钻进了被窝里。

  他闭上眼,感觉不对劲,往后一看,魏安乐一双黑漆漆的眼睛,直直盯着自己。

  李嘉文笑了:“我睡觉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魏安乐嗯了一声,出门走了。


  李嘉文今年二十四岁,不花天酒地,不抽烟,喝点小酒,住在魏家最常做的是读书、看电影和吃蛋糕。

  他的病已经有所好转,可以活动活动了,可他懒。

  阳光暖洋洋的,风抚了抚半透明的白色窗帘,他坐在窗边,头压在手臂上,悠闲地看杂志。

  魏安乐走过去,弯腰看了一眼,杂志上是各色没美人,有美得妩媚妖娆的,也有美得风轻云淡的,不过对比一下,都没有李嘉文好看。

  他笑着说:“嘉文,看她们不如看你。”

  李嘉文知道他这是在夸自己,挑挑眉道:“往常不见你这么会说话。怎么,遇到麻烦了?”  

  “麻烦没有,唔,请求倒有一个。”

  李嘉文点了点头。

  “嘉文,天气这么好,我们要不要出去逛一逛?”

  李嘉文指着魏安乐,又绕回去,指着自己道:“出去逛?”

  “我才不要。”

  魏安乐是撒娇的好手,他装出可怜的样子,搂过李嘉文的肩膀说:“嘉文,嘉文哥,二哥……求你啦……”  

  “滚。”

  “嘉文哥,上街很好玩的。书都是精装的,纸质好,我们就去书店,不愿意的话也能去电影院,《白蛇传》怎么样?回来的时候买蛋糕,家里的好吃不好看,店里卖的好看。我们买一块漂亮的——陪我去嘛,好不好?”

  李嘉文心动了,沉默了一会,翻给魏安乐一个白眼:“东西你拿。”

  魏安乐神气十足地走上楼,脚下一悬,摔了一跤 。

  他笑骂:“狗屎运!”


 
评论
热度(4)
  1. 陌上云程陌上云程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勾云阅书
    我直接用大号发了……emmm。转发好了。
© 陌上云程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