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云程,字白苏,色胭脂红,味若桂酒,笔名云书。


“此夜胭脂香溢漫,此生只余残酒寂。”


清新脱俗小流氓一名,望高抬贵手,别打。

【太宰治乙女向】津岛先生

*文豪野犬太宰治乙女向。

*组内作业。   @温歌煮酒 

  贝拉用手指卷起一缕棕色的长发把玩着,澈蓝的眼眸里闪着一些亮亮的星点,稚气的脸上满是甜美的笑容,她坐在座位上,两条小腿蹬来蹬去。

  

  火车外的风景很漂亮,还可以闻到绿草与湿土的味道。阳光穿过薄薄的窗帘,照在她的脸上,一条金色的线描绘着她的脸。车身微微摆动着,她觉得这很新奇。

  

  她自言自语道:“摇篮也是这样的?”

  

  坐在她旁边的男人用温润的嗓音轻声说:“不是哦。”

  

  贝拉看向男人,他穿着一件浅棕色的风衣,手腕绕着很多的绷带,不过一点刺鼻的药味也没有,或许只是装装样子,贝拉想。男人的模样漂亮,桃花花瓣似的双眼,笑容有些轻佻,像是一个富人家的公子哥。

  

  “先生,您受伤了吗?”

  

  “没有哦,这是我的爱好。”

 

   “很奇怪……”贝拉喝了一口奶茶,“不过这很酷!你很像漫画里的绷带怪人!——我听说有异能者的存在,您是不是?”

  

  男人对贝拉眨了眨眼,用手指着自己说:“你看像不像?”

  

  “一半一半吧。您到底有没有异能力呢?”

  

  男人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,半晌回答:“有呀。”

  

  贝拉哇了一声,从粉色的书包里翻出来一支笔和一本本子。她从本子里找出了没有涂鸦的一页,把本子放到男人的面前,笑嘻嘻地说:“真酷!绷带先生,签个名好不好?然后我就可以拿着您的签名,给每个同学看,他们一定很羡慕。”

  

  男人接过笔,笔尖却迟迟不肯落到纸上,贝拉疑惑地问:“您是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,还是不会写字呢?”男人笑了一下,写上“津岛”。

  

  贝拉小声读了读,抬起头问:“津岛——津岛先生,我猜您是日本人,不过日本人的名字,不应该是三个字或者四个字的吗?后面的呢?唔……不管这个了,您的异能力是什么呀?”

  

  津岛先生笑而不语,贝拉见他不答,追问道:“您告诉我,我保证不告诉别人。”

  

  津岛先生说:“那你看好了,”他拿出一块手帕,放到桌面上,手指在上面轻轻点了点,一束玫瑰从手帕里抽出来,艳红而美丽。“这就是我的异能力。”

 

  贝拉夺过他手里的玫瑰,仔细端详它: “漂亮!但没什么用处。”

 

   “……”贝拉的直白把津岛噎住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

  她听到叮的一声,是火车到站的声音。

 

   “津岛先生,再见。”

  

  “再见。”

  

  “津岛先生,玫瑰很漂亮,谢谢。”

  

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 

  贝拉迈出细长的小腿,蹦蹦跳跳地下了火车,她望着自己手里的本子,纸上写着津岛两个字。

  

  津岛……津岛,太宰治。

  

  她想到太宰治这个名字,觉得熟悉又陌生,津岛先生和太宰治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

  想不起来了,她摇摇头,自从在冰冷的房间里醒来的一刻,她就忘掉了过去的一切,蓝白相间的衬衫上印着“贝拉”两个字——她的新名字。

  

  “下次再会吧,津岛先生。”


 
评论
热度(13)
© 陌上云程 | Powered by LOFTER